河中石兽原文及翻译

浅读《河中石兽》

xiaodong2020-07-03361

“天下之事,但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多矣,可据理臆断欤?”这句话出自部编版语文教材七年级下册课文《河中石兽》,选自纪晓岚的文言笔记小说集《阅微草堂笔记》。如果单论文章的观点,似乎并无不妥,毕竟哪怕仅根据生活经验,我们也能懂得“认识事物不可以偏概全”的道理。但是,由于作者在文中叙述寻找石兽的故事,是为了引出最后的观点,所以从思辨阅读的角度,恐怕不得不思量一下,我们能否通过“河中石兽”这个故事推出“天下之事,但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多矣,可据理臆断欤”的观点。

故事中,寺僧要寻找十年前掉落在河中的石兽,先“求二石兽于水中”,没有找到,便“以为顺流下矣”,却“寻十余里无迹”。讲学家则认为:石头坚硬,河沙轻浮,石兽应当是在落水处原地下沉。寺僧“服为确论”。而老河兵直接下结论说“凡河中失石,当求之于上流”,因为石头坚硬,河沙轻浮,水流冲不走石头,反而水流的冲击力还会使石兽在河沙中深陷,翻转到上流。

在这个故事中,寺僧随波逐流,没有主意;讲学家与老河兵很容易被读者联想到闭门造车的读书人和经验丰富的经验派;故事的结局也更像是在讽刺读书人的呆笨。语文课本设置了这样的问题:你从故事中悟出了怎样的道理?教学参考书上这样写:

“寺僧和讲学家都犯了脱离实际,主观臆断的错误;老河兵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综合考虑了各方面因素,因此能提出正确的看法;由此可知,实践出真知,实践也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我对此有大大的疑惑。老河兵在不了解石兽重量,不综合近十年河水流速、水量等因素的情况下,仅凭所谓经验,就直接得出“凡河中失石,当求之于上流”的结论,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如果读者因为故事结局让老河兵成为“预言家”而肯定老河兵的结论,我想这也是不科学的,因为我完全可以虚构出另一个结局来讽刺诸如老河兵一般不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人。

众所周知,要证明某个观点正确,一定要摆出客观真实的证据。而“河中石兽”的故事并非纪晓岚所记录的事实,从故事推论出观点也就值得怀疑。如果虚构的故事可以作为观点的依据,那么我们也可以把老河兵与讲学家在故事中的出场顺序颠倒一下,使后世的语文教育工作者在面对一群天真懵懂的眼睛时这样总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道理是,实践中获得的经验也不足以应对所有情况,要掌握真理,还是要多读书。

如果仅仅因为观点可接受或文章作者大名鼎鼎,便轻易认同故事与观点之间存在必然逻辑,那么最终伤害的,恐怕是整个社会说理的环境:人人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却不热衷于通过讲理来证明自己的正确;人人热衷于拜倒在权威和经典的石榴裙下,却失去了自己的思想。在这里,不得不顺道夸赞一下语文教育工作者,无论什么故事,哪怕再无逻辑,只要收录在课本,能帮助教材编者和作者其说”主要得益于教育工作者们夜以继日辛苦地膜拜权威膜拜教材、膜拜参考答案老师们行为师范,学生们又怎么站得起来?

不知是何原因,我们的语文教育总是热衷于教孩子们从虚构的故事里总结一堆大道理,虽然教育者们嘴上偶尔喊着“实践出真知”,但给学生的感觉却是“真理是从故事中总结出来的”,尽管这些故事的真实性仍有待商榷。我想,语文教育应当跳出修辞、技巧、中心思想之类循环往复的教学内容,重新思考一下是否有必要从逻辑上研读课文,教学生如何质疑,而非如何膜拜。学生在思想上站不起来,所谓的中华经典就很可能成为扼杀民族创新力的帮凶。想要不扼杀学生的思辨力,培育一个人人热衷于说理而非狡辩的公民社会,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学生真正的去有逻辑地思考和质疑,而非成为思想上的“跪族”。


本文链接:http://hezhongshishou.02068.net/4.html

转载声明: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